美国是一个阶级固化的地方吗?

想到美国,人们就会想到美国梦——简单来说,就是一个从一无所有到百万富翁的梦想(所谓rags to riches)。怀揣着这个梦想,很多人希望来到美国,“为了孩子的发展”——言下之意,美国是一个阶级流动性很大的地方,通过良好的教育和自身努力,即可跻身上流社会。

正方观点:

【转自 知乎 | 裘Benjamin】

下面的图均来自神报《经济学人》,我们来用数字说话。

如果提问指的是美国的现在和过去几十年前相比,这问题既严重也不严重,看从哪个角度来看。美国这些年有三个特点:所有人都比过去富有了;阶层间距离扩大了;但阶层之间的流动性(mobility)过去几十年并没有显著变化。

首先,美国的财富集向少数人集中的确比过去严重,见基尼系数的变化:


但这是享受了全球化的好处的国家几乎共同发生的现象(见下图),主要原因是全球化导致财富积累加速,所有人都受益,只是特定人群(有些国家主要是 “体制内” 流氓,有些主要是创业阶层)以及给他们贴身服务的那些人(如银行、医疗、法律等等)享受到更多的红利。另外,大批女性开始跃入高收入阶层也是这些国家 "财富整体增加,阶层间距加大" 的重要原因。但即便如此,从1980年以来,全球的基尼系数实际上是微降的,因为毕竟脱贫是大趋势。


和过去比,美国高收入高学历的人群,现在更愿意与层次相似的人通婚,这总的来说不利于阶层间流动,但是也要考虑到和过去比女性的受教育水平的进步大大超过男性。像《广告狂人》里面那样,公司合伙人与女秘书结婚的普遍情况,已经一去不返,主要因为已经有大批受更好教育的女性 available(存在)。这期的《经济学人》有露骨标题为 “选择性的交配” 的文章 Assortative mating: Sex, brains and inequality,其中一张图说明问题。可以看到60年代以来,至少受过部分大学教育的男性与类似教育背景的女性通婚的比例往往翻了不止一倍:


至于流动性(即与父辈相比在收入阶层间的跳跃),70年代初以来没有太大变化。从71年到82年出生的这些人,收入上来自底层20%的家庭的后代在26岁时进入顶层20%的概率,一直保持在约10%。顶层20%的后代还留在那里的概率,一直为30%左右:



可见,“占领华尔街” 那些人要求改变的诉求,并不受数据的支持。他们更像电影 “蝙蝠侠:黑暗骑士崛起The Dark Knight Rises” 里面的那些曼哈顿极端民粹。因此,08年金融风暴之后闹了一阵很快就销声匿迹。

反方观点:

【转自 知乎 | 冷哲】

楼上提到的一些情况不是很确切。首先,从金额上讲,美国确实各个阶层都变富有了。但是如果除去通货膨胀,实际上整个中产阶级在过去10年中收入是下降的。美国中产阶级收入与1970年代中期相比几乎没有上升。

而1976年,美国顶端1%的人的财富仅占全国财富的9%,到2012年时则超过了40%。

所以,占领华尔街的99%的诉求,当然是受数据支持的。

那么回到社会流动性问题。

美国社会流动性高不高,这要看和谁比。和发达国家比,美国的社会流动性当然是较低的。请不要用什么“美国过去几十年社会流动水平基本保持一致”来回避这个问题。

社会流动性主要看的是“代际收入弹性”(Intergenerational Income Elasticity),也就是父母的经济水平和子女的经济水平有多大的相关性。最高为1,就是彻底固化,没有人能离开父母的经济阶层。最低为0,也就是没有社会阶层固化,子女和父母的经济阶层没有任何相关性。

首先看这张图:


美国的相关性是0.47,英国0.5,法国0.41,日本0.34,加拿大0.29,丹麦0.15。

可见,美国的社会流动性在发达国家中是比较低的。它甚至比不过巴基斯坦(0.45)。

而且,美国最为严重的问题是,最穷的一部分人的流动性大大低于一般人。

比如美国收入最低的20%人的子女之中,有42%会留在这个阶层,而丹麦(25%)、英国(30%)都要优于美国。美国最低20%的人的子女,只有8%会进入最高20%,也低于丹麦(14%)和英国(12%)。

所以,与其经济发展水平相比,美国的阶层固化水平确实很严重。号称国家正常发展都会产生如此严重的社会固化,这也是错误的。大多数发达国家都显著低于美国的水平。

有朋友问中国怎么样。中国早年间流动性比较好,70年代代际收入弹性约在0.315左右。但近年来逐渐下降到了接近美国的水平(0.442),趋势很不好。当然,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的统计数据并不十分完备,所以最终计算数据与实际情况可能有一定出入。

——————————————————————————————————————

有的人对阶层固话持完全轻视态度,总觉得阶层固化是必然的,无所谓。

阶层固化不是说要么有,要么没有。而是一个程度的问题。父母的经济水平与子女的经济水平完全无关,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如果固化严重,那么下层一定会不满。因为下层看不到希望。

这会产生两个结果,第一,当一个人看不到晋升希望的时候,他会选择消极劳动。干好干坏一个样,那为什么要敬业呢?

第二,阶层流动性下降,会导致阶层之间沟通降低,社会各阶层互相不能了解,也不能理解。反映到现实政治上,就是政治对立越来越严重。民主体系本身是一个建立在妥协基础上的政治制度,如果对立严重,立法、行政效率都会大幅下降。这种情况发展下去,就会威胁到民主制度本身的存在,使得整个体制转向专制,这个情况在委内瑞拉可以看得很清楚。查韦斯屡屡破坏民主体制,却一直能当选,这个原因,不难理解——对于民众来说,吃饭总比一个什么虚无缥缈的民主更重要,如果过去的民主当选者帮助不了他们改善经济条件,那么为什么不让查韦斯试试呢?

更可怕的是这样一种情况。当分配极度不合理的时候,居于劣势者会倾向于消灭自己的财富而让有钱人付出更大的代价。

这是个心理实验,叫做最后通牒博弈(Ultimatum Game),就是有100块钱,两个人来分,一个人决定如何分配,另一个人决定是否接受。如果第二个人不接受,则两个人都拿不到钱。

如果按照经济学原理,或者任何的理性人博弈的原理。只要第一个人分给第二个人的金额不是0元,第二个人都该接受。因为这总比什么都拿不到要好。但实验结果却不是这样。当第二个人得到的金额少于20元时,第二个人常常都会选择两人都不拿钱。

所以,以为“所有人都在变富”就觉得大家都会比较满意、没有怨气,或者认为不会出现严重的社会问题,都是错误的。当分配严重不均时,穷人很可能会选择破坏整个经济制度,就算这会让所有人都付出代价。

所以,分配不均和社会固化,是会造成严重后果的。
标签:
by 涅墨西斯 via there
干货 [4]
鸡肋 [0]
评论也很精彩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无需注册,3秒快速登录。
超级隐私,可匿名评论。
点这里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