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位美籍华裔陆军将官傅履仁

曾有读者好奇地问我们“华裔还没有成为将军的吧?”事实上,最早成为美军将官的钟云(Gordor Pai’ea Chung-Hoon)在1959年就以海军少将军衔退役,而陆军的第一位华裔将军则是傅履仁(John L. Fugh),他在1984年被授衔陆军准将,1989年晋升为两星少将,1993年退役。除了钟云与傅履仁外,据不完全统计,在美军中肩扛将星的华裔迄今为止先后约有十多位,遍布各军种。



傅履仁1934年出生在北京,父亲傅泾波、母亲刘倬汉都是基督徒,傅泾波与燕京大学校长、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关系密切,被视为司徒雷登的私人秘书、顾问。1919年傅泾波与司徒雷登相识,当时傅泾波是19岁的北大学生,而43岁的司徒雷登则是刚成立的燕京大学校长,两人由此开始了长达近半个世纪的忘年交。傅泾波在北京人脉很广,为司徒雷登在华广交各界友人穿针引线;而司徒雷登对傅泾波则影响极大,司徒雷登曾表示傅泾波与他的关系既如父子,也是同事。傅泾波的婚礼就是由司徒雷登主持的。

傅泾波、刘倬汉婚后生了三女一子,傅履仁是家中的独子,从小受父亲影响,接受西式教育。1949年傅泾波随司徒雷登一起赴美,傅履仁则与母亲辗转上海、香港等地,于1950年前往美国与父亲团聚,他们一家与司徒雷登一直生活在一起,司徒雷登的晚年生活由傅家照顾,直到1962年司徒雷登以86岁高龄去世。司徒雷登去世前曾留下遗嘱,希望与早年安葬在北京的妻子合葬,经过傅家多年的努力,司徒雷登的骨灰终于在2008年迁移中国,由于其妻的墓地找不到了,因此最后选择安葬在他的出生地杭州,这里也是他父母及两个兄弟的安息地。在司徒雷登的骨灰安葬仪式上,时任美国驻华大使雷德表示:司徒雷登出生在杭州,今天回到这里完成了他的人生旅途。他深信教育是加深两国关系的重要途径之一,如果他能看到今天的变化一定会很高兴。

傅履仁随家人到美国后,勤奋学习,先后入读名校乔治城大学及乔治●华盛顿大学法学院,获得法学硕士及博士学位(J.D.)。毕业后傅履仁选择到军中服役,这在当时“望子成龙”、“好男不当兵”的传统中国人观念中,是有点破常规的,他的父亲尤其不能理解,据说直到傅履仁后来官拜上校,傅泾波才改变了看法。

傅履仁1960年从军后,因为他的专业是法学,因此一直就在军中从事与法律有关的工作,他曾在德国、越南等地的军方法律部门工作,有丰富的海外履历,获得多枚奖章。在军中他担任过军法处长、国防部法律顾问、陆军主任检察官,1991年被任命为第33任陆军军法署(Judge Advocate General of the United States Army)署长,1993年9月,傅履仁以少将军衔退役,结束了33年的军旅生涯。

傅履仁退役后,先后担任多家私人公司的重要职务,包括麦道(中国)公司总裁、波音中国执行副总裁以及美国安然国际中国区董事长等;2006年年过七旬的傅履仁出任华裔精英组织百人会的联合会长。

2010年5月11日傅履仁因心脏病突发去世,享年75岁。傅履仁在美国的出色经历,受到各界赞赏,曾被美华协会授予“美国华裔先锋奖”、被移民局授予“杰出美国人”奖、被全国亚太裔律师协会授予开拓者奖等。
标签:
by 涅墨西斯 via there
干货 [1]
鸡肋 [0]
评论也很精彩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无需注册,3秒快速登录。
超级隐私,可匿名评论。
点这里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