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参加游行是怎样一种体验

1

在联合国气候峰会召开的时机,环保主义者没有放过这个发声的好机会。一场“气候游行”浩浩荡荡地蔓延了纽约的主要街道,约计40万,来自162个国家的环保人士,脱掉西装,放下电脑,甩掉高跟鞋,蜂拥来到世界的中心,换上文化衫和运动鞋,蓄势待发。也许他们并不喜欢这个拥挤的纽约,但他们只为来参加一场前所未有的游行。

一场真正的游行是什么样子?我会在游行中碰到什么?我一无所知。出了地铁口,来到哥伦布圆环(Columbus Circle),看到媒体记者密集的长枪短炮,我便知道自己已经来对了地方。一整量双层巴士停在路的对面,巴士顶层布满架好相机的记者,对着台上露天演讲的环保先锋。哥伦布圆环旁边就是中央公园的入口,这个挂着早晨雾气和浓浓绿意的城市呼吸机,今天也充满五彩缤纷奇装异服的人们。

2

离游行开始还有两个小时,就已经有许多人和团体列好队等在那里,布置着彩旗彩球,演奏着音乐,兴高采烈地演练着口号,这里很热闹:

绑着头带背后插着大旗的菲律宾中年妇人,已经有5家报纸采访过她;穿着印第安部落服装,脸上画着油彩的男女;坐在轮椅上,被老伴推着前进,举着标语“We only have one world”的老妇人;戴着防毒面罩,身披脏兮兮黑披风,魁梧不动反对核污染的老人。一家三口,一家五口都出动,身穿系列T恤,手拉着手并排走。

老闺蜜们聚在一起,用自己的彩笔和纸板设计标语牌。孩子们围城圆圈,一人一角抬起占据半条街的广告布,嘴里奶声齐声喊着“Yes! We can build the world!”(是的!我们能改变世界!)所有的“动物”都出动,奶牛,北极熊,蝴蝶……到处都有露天演讲,每个人都是天生的露天演讲者。到处都有笑声和拥抱,老友不断相见,新朋友不断产生。

3

我从59街开始,沿着旁边的人行道逆流而上,这条游行队伍光是列队就蔓延了28条街。我还没走到源头,就被拦下了,一个中年女人热情地对我说:“Hi, 你愿意加入我们吗?”说着递给我一个一人高的鲜黄色旗子,我展开一看:上面写着“对核能源说不!”错愕了一下,原来她把我当成了日本人(日本的福岛核泄漏事件对全世界的环保主义者是很大的震撼)。

我向她解释我是中国人,不过我很乐意参加他们的游行。她笑着连忙给我换了一面英文版的鲜黄色旗子,又给了我一张半人大的海报:上面画着帝国大厦上的金刚,意味能源问题的隐喻。于是,随遇而安,我就在73街加入了游行队伍。手举大海报,身扛一面大旗,我也终于像个气候游行队伍中的人了。

4

时间到了11:30,所有的演说都停止了,大家集体做出兴奋的呼喊。10分钟之后。仍然站在原地,不见移动的迹象。我突然想起我忽略了一个事实,游行队伍的发端在60街,而这里与那里隔了整整14个街区!也就是说,以这慢吞吞的游行速度来看,即使第一队准时出发,每个街区有5分钟的延误,那么我们就要在原地多站1个多小时。

1个完全原地等待的、骚动的、不知前方行进到哪里的、漫长的1个小时。

“就是这样的。一场大游行的开始总是这么令人沮丧。”我旁边的一个声音说。我回头,一个头戴棒球帽,身背大双肩包的中年白人。我点点头,我开始后悔我为什么走到了73街,我又开始庆幸我没有走到86街。不然当前面的人都兴高采烈地完成游行后,我还在原地等到黄瓜都蔫儿了呢。

我旁边那个中年男人说:“不如我们说些有趣的事吧,”他用拿着旗的手指了指旁边的房子,我仰头看去,“你知道这是John Lennon(约翰.列侬)的楼吗?”我睁大了眼睛,“约翰列侬楼”!著名的Dakota传奇公寓,甲壳虫乐队的灵魂人物约翰列侬后来一直住在这里,直至1980年他在这座房子里被暗杀,举世哀痛。我细细地观摩着它的每一扇窗户,想着约翰列侬是哪一扇。

5

正午已过,队伍纹丝不动。大家开始在原地分享自己的午餐,互相讲自己的故事。我旁边的中年棒球帽男名叫Jim,生在纽约州,但已离乡几十年未回来。这次为了这场气候大游行,他周五晚专门连夜坐飞机赶到纽约。

Donna的一身装束非常引人注目,她的帽子、背心、背包、裙子上密密麻麻地挂满各式各样的徽章,各色各异的缩写与标语。我问她:“你收集这些的吗?”她答:“天啊!我已经收集了三十年了!”她看上去至少已经有70岁,可打扮地像个小姑娘,戴着粉红色镜框,彩虹长筒袜,轻便旅游鞋。她来自首都华盛顿,是一个忠实的环保族,不会错过任何一场环保活动,自己热衷亲手设计别致的标语牌。

时间已经过了2个小时,我们依然站在原地。全场突然安静下来,所有人的嗡嗡谈话都停止了,每条街道都陷入了时间停顿式的死寂。2分钟过后,被一股惊天动地的欢呼声淹没了。如雷的哨鸣与尖叫在十几条街同时发出,就像一个盛大的恶作剧。原来这是游行大会规定的“安静-尖叫”特殊章程,表明我们都在一起。再等了不多时,我们终于出发了。我扛起旗子,迈开大步,加入了浩浩荡荡的游行中!

6

路线丰富而漫长,我在人群中跟着喊口号,尽可能地高举着自己的旗子和海报,从上西区宁静而狭窄的街道开始,走到人山人海的时代广场,走过中城的宽阔大路与摩天大楼,大汗淋漓地走到37街。一路上沿街观看与拍照的人越来越多,有些人守在路边,专门捕捉游行者奇怪的妆容与有趣的标语,有些人也全身挂满标语,挺挺地站在路边,和游行者一样自豪示威。

一群老太太穿得花枝招展,喜笑颜开地向游行队伍招手,看到游行队伍中一个个的惊喜不停欢呼:“Polar bears! Polar bears!(北极熊!)”果然,就见几个人举着北极熊的立牌走过来。她们叫:“Doctors! Doctors!(医生!)”

果然,一群穿着白大褂,手拉着手的医生就走了过来。一切就像在看一场露天戏剧演出。还有一群穿运动装的年轻男女,双手高举统一的标语:“I'm marching for__”(我为……而游行)。每个人在其后都填上自己的理由。一个牌子上写“I'm marching for polar bears”(我为那温柔可怜的北极熊而游行)。另一个牌子上写“I'm marching for all my relations”(我为我错综复杂的恋爱关系而游行)。

在队伍中最激动的还是边走边喊口号,听一个领头人大吼:“Tellme what democracylooks like!”(告诉我什么是民主!)然后我们就齐声大喊:“This is whatdemocracylooks like!”(这,就是民主!)另外还有(带节奏的):"We-re-unstoppable,another world-is-possible."(我们永不停止,新世界就要来到)其实还有许许多多的口号,但我能听清的就这两个。

7

在行进过程中,会偶尔听见一阵欢呼,所有人都往上看,原来是两旁摩天大楼中的上班族们从窗口排成一列,摆好造型,将他们的巨幅海报从天垂下,兴奋地朝我们招手。有好几个拍照的人停在我面前,说:“我能照一下你的金刚吗?”她们拍完后还不停地说:“画得太好了!”我心里惭愧,这只是那个好心人给我的海报啊,非我之作。

直至意犹未尽,筋疲力尽地走到11大道,有喇叭说:“亲爱的勇士们!恭喜你们,你们完成了这次的气候游行!在你们的身后,还有2/3的人正在跋涉。你们已经领先了!”

所有人跳起来一阵欢呼。我抹去汗水,映着西边开阔的天际线,看到了一个巨大标语:“To change everything, we need everyone.”(要变革这一切,我们需要每一个人)。
>> 被 作者 修改于 2015/08/15 16:48
标签:
by 涅墨西斯 via there
干货 [2]
鸡肋 [0]
评论也很精彩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无需注册,3秒快速登录。
超级隐私,可匿名评论。
点这里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