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开麻将课教人打麻将 老美超爱

拉米拉达()华裔居民孙晋安(Richard Sun)两年前向拉市活动中心申请一间教室,做为华裔居民学习国画场址时,该中心非亚裔员工竟然主动询问他,愿不愿意开麻将课教人打麻将,让他意外成为麻将教师,学生华洋都有。

在美国定居超过半世纪的孙晋安,1997年与妻子蒋淑辉从安那罕搬到拉市定居。他说拉市华裔居民不多,一开始市府休闲部门并未针对华裔居民喜好推出任何较具东方色彩的课程或活动,与妻子只好前往华人密集的喜瑞都,参加当地松柏会在老人中心举行的活动。两年前迈入80岁对开车前往喜市渐感吃力,转而向拉市活动中心寻求“活动”空间。

麻将是中国国粹,这四位非说中文的学生,即出生于夏威夷的Sue Mei Pai(右起)、Gary Skinner、Huguette Gibbons及日裔女士认为学麻将很有趣。(记者王善言/摄影)</p><p>
麻将是中国国粹,这四位非说中文的学生,即出生于夏威夷的Sue Mei Pai(右起)、Gary Skinner、Huguette Gibbons及日裔女士认为学麻将很有趣。(记者王善言/摄影)
没想到拉市活动中心员工很友善,不但允许提供教室做国画场址,还邀请他不如在同一个教室的不同时段推出麻将课。年少就会打麻将的他为了发扬国粹,义不容词地做起麻将教师。

从工程师退休的孙晋安,为了做好麻将教师,将麻将常见中文用语如“碰”、“吃”、“杠”、“胡”等翻译成同音英文,加上解释方便洋人了解。并将麻将规则用中英文对照整理出来,供学员参考。

他说,对不认识中文字的麻将初学者,最困难的是认牌。此时会拿出早年在印第安那州买的麻将,带他们入门。因为该付麻将每张牌的左上方有阿拉伯数字,方便初学者了解用国字如“一万”、“两万”写成的牌所代表的数字是多少。

这付左上角有阿拉伯数字的麻将,对不识中文的初学者很有帮助。(记者王善言/摄影)</p><p>
这付左上角有阿拉伯数字的麻将,对不识中文的初学者很有帮助。(记者王善言/摄影)

孙晋安说,华人很聪明,“致麻将规则看起来每家不同”,深究起来其实大同小异,主要看谁组织麻将桌就按照谁家规矩打。通常台湾人喜欢打16张牌,香港人喜欢打13张牌,比较起来16张牌简单一点,近年看到不少打16张牌的人将13张牌的规矩带进来。

他指出,目前麻将课是一周两次。前来的华洋人士大多对麻将有所认识,但有些人是看过没玩过。该免费课程人多时可凑成四桌,人少时一桌,只用筹码玩,不换算现金,是真正的“卫生麻将”。

学员米勒(Sylvia Miller)指出,1970年代末期就从夫婿友人处学到如何打麻将,指出当时住大熊湖附近,由于休闲娱乐不多,麻将成为大家打发时间的活动之一。后来搬到洛杉矶县,尚前往华埠买了一付麻将及书籍学习。但那本书翻译的不好,不是很能理解。很高兴拉市有麻将课,让她有机会温故知新。

华裔孙晋安是拉米拉达社区活动中心麻将课教师。(记者王善言/摄影)</p><p>
华裔孙晋安是拉米拉达社区活动中心麻将课教师。(记者王善言/摄影)

学员史金能(Gary Skinner)与华裔妻子尤小平也是常客,但两人段数不同,分坐不同桌。史金能说,年轻时与妻子约会时,妻子就教他打麻将,之后因工作等关系未再接触,退休后发现有该堂课才前来学习,希望让技艺更精进。笑说麻将可让他不停动脑,避免老化。加拿大移民吉本斯(Huguette Gibbons)则说,麻将好玩又有趣,是学习主因。

目前主流社会也有不少麻将组织,位于马里兰州Baltimore的“美国麻将协会”即是一例。该网址指出协会是1999年成立,定期在不同城市举办麻将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