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首位华裔律师 拿律师执照用了125年

1890年华裔张康仁(Hong Yen Chang)向加利福尼亚州申请律师执照,但被拒绝;今年3月16日该州最高法院决定向张康仁补发律师执照。这张迟到125年的律师执照,虽然不过是历史大潮中的一朵浪花,但却折射出美国社会的巨大变化。

美国首位华裔律师 拿律师执照用了125年-美国精品资讯

美国第一位华裔律师张康仁(照片:公有领域)

张康仁是留美幼童中的一员,他于1872年被清朝政府派到美国公费留学,当时只有13岁。与其他留美幼童一样,张康仁在不同的美国人家里住过,房东先后是玛莎·马修斯(Martha Ely Matthews)、牧师盖伊·戴(Guy B. Day)及威廉·史密斯(William B. Smith)。张康仁从中学毕业后,于1879年进入耶鲁大学学习,但1881年清朝政府突然中途结束幼童留学计划,将所有幼童召回国,当时在耶鲁学习的22名“幼童”,除了容揆和谭耀勋不肯回国外,张康仁与其他人一起回到了中国。不过,张康仁回国后,不甘学业被中止,1882年前往夏威夷他哥哥张茂疆家,后在张茂疆的财力支持下,前往纽约,进入哥伦比亚法学院学习(哥大法学院前身),并于1886年毕业。

张康仁从法学院毕业后,加入纽约戴迪-古德里奇律师事务所工作,并着手申请纽约州的律师执照。按当时纽约州的相关规定,要成为律师,除了专业学位、能力外,还必须是美国公民。但早在1882年国会通过的“排华法案”,禁止中国人取得美国国籍,由于张康仁不是美国公民,他的申请被拒绝。但张康仁并不灰心,自己起草法案要求纽约州豁免他的公民资格要求,并在1887年4月26日与州长大卫·希尔(David B. Hill)面谈,力争自己的权利,得到希尔的同情与支持。纽约州议会通过了特别法案并得到州长签署,豁免张康仁申请律师时的公民资格要求。不久后,1887年11月11日张康仁又在纽约成功入籍,成为美国公民并得到国务院发出的美国护照。1888年5月17日张康仁终于得到纽约州的律师执照,根据当时《纽约时报》的报道,他不仅是第一个在纽约州持牌执业的华裔律师,也是全美第一个获得律师执照的华裔。

张康仁获得律师执照后,于1889年3月28日作为两名华裔原告的律师,在纽约打赢了人生中的第一场官司,这也许是华人律师在美国打赢的第一场官司。此后,他去了夏威夷,1889年8月在当时的夏威夷王国获得律师执照,获准执业。

此后不久,张康仁在1890年5月聘请了一名律师向加州最高法院申请律师执照,当时加州华人众多,尤其是来自广东的华人占多数,特别需要懂得广东话的华人律师,而张康仁可能是唯一受过法律教育、又懂广东话的律师,所以他想去加州开业。根据美国的法律,每个不同的州对律师有不同的要求,要在当地执业,必须获得当地州的律师执照,张康仁虽然已经是纽约州的执牌律师,但还必须获得加州的执照,才能在加州开业。但他的申请却被加州最高法院拒绝,理由是他在纽约州入籍成为公民违反了不许华人入籍的法案的规定,是不合法的,因此加州不能承认他的公民身份,也因此不能同意发给他律师执照,虽然他在不久之后的1891年移居加州,但一直无法作为律师开业。他先后在中国驻美、加使领馆担任外交官,1913年担任过驻美使馆代办,也在日本横滨银行工作过,期间还回到中国,在上海担任政府职务及在南京教书,并担任过中国海军留英、留美公费生总监。张康仁于1920年退休,1926年去世,享年62岁。

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法学院教授陈盖博(音译,Gabriel Jack Chin)及其指导的法学院学生,是张康仁补发律师执照的幕后功臣。陈盖博是著名的移民法、刑事法专家,他在4年前就展开了一个专项活动,要为张康仁讨回公道。陈盖博表示,张康仁象其他人一样,仅仅因为族裔肤色的原因,自己所怀的期望、梦想与职业生涯就被阻断。该校亚裔学生法律协会曾上书加州最高法院要求“更正历史错误”。在陈盖博教授及其他人,包括加州参议员吉姆·毕尔(Jim Beall)、刘云平、刘璇卿等人的不懈努力下,今年3月终于如愿以偿,张康仁在125年后得到加州的承认,具备开业律师资格。加州最高法院在长达9页的决议中表示:因为歧视而不让张康仁获得律师执照是严重的错误,历史虽不能改变,但人们可以承认错误并设法弥补。

张康仁的侄外孙女、加州律师钟惠珍(Rachelle Chong)闻讯表示:“加州最高法院用了125年决定他具备执业律师资格”,她并笑着说:“我们真的非常高兴!”1994年钟惠珍曾被克林顿总统委任为联邦通信委员会委员,是第一位担任此项职务的亚裔,她并担任过加州公用事业委员会委员。

转自 雾谷飞鸿

雾谷是美国国务院所在地. 雾谷飞鸿的博文作者均为美国国务院工作人员, 具有多年在美国的生活和工作经验, 我们希望通过与中国网友的互动, 增进相互之间的了解, 加强美中两个伟大国家人民之间的友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