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选校心得与结果——organic chemistry

都说选校是申请的关键,一个适合自己的application list可以使自己立于不败之地。然而,老实说,我的选校并不算太成功,能拿到UCLA的offer, 有很大运气的成分。

背景很特殊,使得我无法准确定位自己。非牛校低GPA无论如何都是不应该去奢望Top10的,我GT一般,唯一的亮点就是Sub满分。然而,我却又有两篇还算可以的publication. 在这样复杂的情况下,我无法找到一个好的参照物,来定位自己的申请目标。

最初在老板的鼓励下,在自己不断YY之后,我定下了一个不切实际的目标:top 10. 而在Orange County这类电视剧的诱惑下,我又将申请目标主要放在了加州。幸得网友与同学的提醒,我才仔细斟酌,去掉了诸如Caltech, Scripps, Upenn这样的候选学校。饶是如此,我的list里面还是保留了Stanford, Yale, Princeton.

选校的最终定稿是在11月,当时我的sub还没有考。现罗列如下:
Stanford, Princeont:这两个学校之所以在列完全是为了圆一个梦,为了“不留遗憾”。其中Stanford耗去我105大刀,再次心痛一下。 Stanford有Kool, 做人造DNA mimic的,曾经在CUHK开会时见过他的学生,所以就鲁莽地在PS中表示了自己愿意跟他的决心。结果,Stanford2月初就给了拒信。至于Princeton,完全是不理性的选择:被它友好的主页所迷惑。第一个发拒信的就是它家。

Yale: 分子识别领域有位大牛叫Hamilton, 该大牛现在转做蛋白质抑制及小分子识别蛋白质,盘踞在Yale. 我申请Yale这样希望渺茫且傲气十足的牛校的原因就是因为Hamilton. 曾经在9月份陶瓷过,居然还得到回复。并且我还在HKBU找到Dr. Kwong——Yale的校友为我写推荐信。为了圆一个梦,85刀的申请费就那么花掉了……结果,19日email拒信。

: 我心中永远的痛。曾在CUHK见过HeChuan大大一面,看到他做的biosensor和bioinorganic, 对他产生了深深的好感,后来email联系他,得到了很友好的答复。有高中同学在彼处就读Phy chem. 也鼓励我申请。可以说,U chicago的拒信严重打击了我的信心。以为它家是我觉得比较有希望的一个牛校,可看到北大4个,科大4个,南大复旦各一个的offer, 我心都凉透了。

Wisconsin: 又是一处伤。HKBU近几年有两个去Wisconsin的同学。为此,我们老板向我着重推荐Wisconsin,认为我们连续有人去,可以形成一个招生惯性。我也找了我们的Dean——同样是Wisconsin的正牌校友写推荐信。我的T有幸过了它家的鬼门关般的分数线:630。而且我有两篇论文在身。踌躇满志的我认为,这是最有希望录取我的牛校了。Wisconsin是做Peptide,carbonhydrate的中心。有Kiesseling, Raines, Gellman等牛人。可是,他家的拒信和Yale的一起来到,3月19日,我已经对自己进top 20的目标彻底放弃了。

UCSD: 为了给自己的加州梦多一点筹码,我稀里糊涂地申请了这个压根就不打算招国际学生的学校。看到他家主页上:research papers are very important to your application的字样,我坚定了申请的决心。并且套了做RNA—small molecule interaction的强人Tor. Tor先生非常热情友好地鼓励了我,最后告诉我,他们缺钱可能招不了我。在Tor先生的email之后数天,我收到了它家的拒信。与KC Nicolaou共事的希望彻底破灭。

Pitts: 选它当初就是狂妄的我拿来保底的。Pitts对武大有招生惯性,有机也是传统强校,说实话,拿它保底实在太嚣张。我本科时代的好友汪汪在此混的不错,当我迟迟见不到offer的时候找他求助,他把我的resume直接给了他老板——系主任。就在此后一个星期,3月14日,我收到了我第一个offer. 在此我还是要对汪汪表示最真挚的感谢!

PennState: 化学牛校,对武大很友好。我早就盯上它了,并套了青年才俊BR Peterson. Peterson的研究蒸蒸日上,其水平绝对可以在top 10的学校立足。我指出了它文章中一步合成的不足之处,并且告诉他用我的方法可能可以得到更高的产率。他也对我颇为友好,十分看重我的合成经验。我当时几乎是铁心了跟他。当Pennstate一直不肯发offer,全国上下都等的火冒四起的时候,Peterson通过email告诉我内幕消息——我被录取了,当时是3月21日。10日收到纸offer,发现还是fellowship. 这是唯一一个套瓷成功的例子。现在还觉得挺对不住Peterson大大。

UCLA: 梦想实现的地方。选它的原因太多了,就不一一列举了。虽然有两个校友的推荐,TSE勉强过关。但我当时对它一点希望也没有抱:因为加州系统的财政危机是人所共知,而且在我身上也有UCSD的印证。3月21日读完Peterson大大的内幕消息之后,狂喜的我在垃圾邮箱中发现UCLA的来信,我理所当然地认为那是拒信,差点就当场删了。不过当我看清标题之后,我便high上了顶峰……具体怎么high的就不描述了。当时就回信从了他家。

Iowa State:奇怪的学校,1月就发过offer,但迟迟不给我消息。第二轮offer在3月发到,当时我才收到它家的电话面试——这也是我收到的唯一一个面试。面完以后也没有消息,等到我3月底withdraw的时候,小密才告诉我,他很遗憾我不去ISU了……无语

从UCLA与Wisconsin的对比可以看出:申请的运气成分还是很大的。同样档次的学校,同样有校友推荐,同样的我,得到截然不同的结果。况且,UCLA已有多年没有招过非北清科的学生了。希望后来人在定位准确的基础上,加大选校的diversity, 多选类型不同的学校,可能有以外的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