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北美读PHD前给你泼的“冷水”,有志于去北美深造的人读一读

转眼又到了申请的季节,飞跃的童鞋们必是建了许许多的excel,密密地记满了各种申请材料的checklist。在准备各类文件的清单以外,lz强烈建议每个试图飞跃寻梦的朋友们也给自己列一个思想准备的清单。 出国/工作/国内硕博似乎是永远纠结不清的trade-off. 但无疑, 出国一途的机会成本要远高出另两个。首先,读博就是一条专业越分越细,接触面越来越窄,投入越来越大,而父母亲人对你的期待越来越高的路。另外,身在国外,时间距离以及F1的身份都将给你的其它选择添加若干障碍。在国内如若工作/学习不开心了,第一步身边的亲友团会给你最强有力的贴心支持,了不得翘两天班,花几千块rmb, 最远从黑龙江飞到海南岛,迎接你的依然是家的怀抱。再退一万步说,工作可以辞,糟可以跳,学可以退(一般在国内都不会严重到这地步)。想换一条路走走,只要下定决心,随时可以从当下开始着手准备,譬如:考公务员,工作的去考研,读研的开始找工作。就算都错过了,也可以窝在家里准备一下考个注会什么的,时间都不会耽误。一样的不开心挪到国外来,铁哥们闺蜜父母跟你有12小时时差,1k+刀机票的距离,想工作,先把F1设法转成opt,然后再拼老命转成H1, 一不小心就丧失合法身份走人了,特别是那些读什么稀奇古怪冷门专业的,一没学位二没身份想找个雇主比登天难。除非两头老板都接洽好顺顺当当 ,phd从头读起,或者老板足够体贴给你一个master毕业了。不然一切的重新选择基本都需要从回国开始折腾,手续上的折腾就耗掉了大部分时间跟精力不谈,这时心里上的挫败感沧桑跟一直留在国内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另外再设想,从P大毕业拿到一个普林斯顿的offer念了半年觉得太痛苦起意退学,开始跟父母商谈,家里第一反应决不是理解支持,而是父母觉得天塌地陷不可理解,或者老生常谈,哎呀呀才出去都不适应,再忍一段就好了,忍着忍着就两年了,这时候再重新选择,时间成本增高不说,早已时不我待。 

罗嗦这些,无非想说,出国有风险,投资需谨。不要冒失地认定出国,更不要冒失地随便认定一个offer。看好你的专业,你老板在学术跟做人上的修为,还有你的学校。像楼主一样傻乐傻乐地拍屁股走人之前,不妨先问问自己这些问题。 

富二代不在本文考虑之列,有钱就啥都有,不解释 

你出国的目的是什么 

很多人选择读研是为了给自己做最后的选择留一个缓冲。前面已经谈到了,出国是一条窄路,而不是备路。选择了北美phd, 基本上就意味着未来faculty,意味着学术,意味着写很多很多proposal, 做很多Research&presentation, 四处申funding,同时领着一群跟你当年一样弱的小phd开组会,最后混个tenure,皆大欢喜。如果你对上述过程任一环节深恶痛嫉,就还请三思。 

另外一种想出国读个master然后找工作。个人建议请把学费的问题放在第二位考虑。首先找个跟自己的职业计划相符的专业,找个靠谱而人脉广实习多的系,说北美找工作不靠人际关系纯扯淡,念书的时候好好social. 读书的时候就要给工作打下坚实的基础,比如有好的推荐,好的实习经历。这样你毕业第一年的工资就基本可以把一年半左右的学费覆盖掉了。

有些人总是计划着念master然后申phd,中途quit掉拿个硕士学位。不是说这样不可以,因为不是每个来念phd的人最后都适合这条路,导师们也很理解如果学生没能坚持到最后。但从一开始就打定主意骗funding是相当不厚道。并且也不是所有老板都善解人意。请仔细斟酌你未来老板的为人,你们系从前有没有给过quit的人一个硕士学位,以为你忍不忍心辜负一个人特好钱特少招了你一个你还想跑的老板。须知,辜负一个真正的教育家的期望的同时,你也辜负了他有限的资金,从一开始你们的信息就是不对称的。他想培养你,而你想用他当跳板。 

好,解决掉master的问题,下面假设剩下的都是一心学术phd的大好青年。 

你可以长时间独处么 
呃……这真是一个很tricky的问题。在国内大家基本上都没有什么时间好好地独处一室。反到是多数时间发觉自习室人满为患,寝室里老有一个室友宅在里头,校内幽静的去处不是躲着小情侣就是躲着wsn. 于是你反而想逃离人群去流浪。每个人都怀揣着找个安静角落独处的愿望。然而,你需要那么多的独处么?你能承受那么多的独处么?如果让你设想这样的生活,独自一人生活在北美某山村里,没啥投契的中国人可以聊天,即使有他们也很忙一周见一次面,你关上实验室的门就只有你跟仪器数据困守一天,你打开实验室的门只能听到门外老外匆匆的脚步,放了假更寂寞没有车哪也去不了,你有多大的把握给自己重新找到生活的支撑点? 

好好思量一下长时间独处是否令你舒适,至少长时间独处的同时,你还可以保持对科研的行动力跟注意力。 

你需要很多感情/社会支持么 
毕竟亚洲更倾向集体主义,西方更倾向个人主义。对女孩子而言,更是从小到大都成群结队,一起上学一起逛街,甚至……一起上厕所。不为什么,就为时时处处有人分享自己的感情感受,一起探索一起成长是多么美好的感觉啊。 

可是你即将告别这一切,你的快乐跟悲伤没有人随时听。你想跟闺蜜说呀今天邂逅了个帅哥没机会搭讪,可惜12小时后msn才能把你的冷却后的热度传给地球那头刚起床的姑娘,她兴致勃勃地回应你,你睡眼矇眬地问,啊?啥?你新遇到的人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要像抽奖一样靠概率决定会不会有人投机进而发展成至交。 

你会遇到越来越多新鲜的困难跟说不出口的憋屈,你身边的人不熟,而且可能永远半生不熟。你熟的人一辈子遇不上理解不了。 

以后每个人都过着不同的生活有着不同的scheduel, 没有人全部或大部分参与,没有人兴致勃勃秉烛夜谈。你买了包包花裙子没人陪你挑花色没人说看好或难看。你伤时感事长吁短叹或是臧否天上丢都丢不到风里面。 

如果一切都是这样没人分享,曾经美好的一切,对你,还会依然美好么? 

如果没有一个外部标准来评价你的价值,没有一个人群可以给你比较定位,你能否给予自己价值感呢? 

对学术的兴趣是否能支撑你的全部生活 

更靠谱点说,你愿意以一台电脑为支点来安排生活么? 

我知道想读phd的你们都是真心热爱知识的好孩子。可是当生活只剩下学术的读物学术的操作学术的组会新认识的人都是从讨论学术跟作业开始讨论完就拜拜……一切都绕着学术转,你是否还能一如既往地保持活力热爱生活呢?你是否曾试图着将学术工作与生活分割开来,一边优秀一边享受着。谁都爱play hard, work hard. 可是要当心,你可能会丧失掉了娱乐的内容物。北美农村之无聊是发指的。一方面phd工作可能无孔不入地侵犯休息时间,特别是有些老板从来不考虑节假日的合法合理性,另一方面,即便你成功地保住了私人的娱乐时间,也将面对一个无奈的问题,干点儿啥?多少人从此就无奈地变宅了,学术用电脑,聊天用电脑,娱乐用电脑,做菜也先上个网……呃,当然可以开个party或组织一次出游,但是先保证有人响应,然后你还得用电脑来安排行程。 

总之你的绝大部分时间肯定要交待给学术了,学术的背后是一台**的电脑。说到底你有多大的忍受能力来度过漫长的工作期待下一次成功率随机的尽兴狂欢呢? 

切记,phd不是像上课一样,考了试写了作业就万事大吉,做研究,研究就是你的生活,从学校想到家里,从做饭想到上床,写不出的proposal就是阴魂不散地跟着你压过一个又一个deadline,让你无暇娱乐,只想defense, 你会不会很快就憎恨了呢?用我老公的话说,如果你只有求知欲而不愿花生命去探索的话,只读个by course的master就够了。phd是为那些真的真的很热爱科研,做research乐在其中的人准备的。 

另外,北美是真正意义上亚洲文化的荒漠,精神的禁锢,没有丰富多彩的演出,没有大师醍醐灌顶的讲座,没有社团,没有知交,没有学习班,(额,你要是喜欢白人的演讲演出之类的例外,那些总还是有的)。你还是喜欢高谈阔论指点江山,抱歉,还得上网。这里是没有墙了,也没有同道中人了…… 
找学校也像谈恋爱一样,每个学校都有自己的独特氛围跟人格,体现在学校对各种具体事务软硬件方面的支持上,活跃现代的可能交际面比较广实习机会多商业活动多(阿为毛我想到了P大)严谨老学究型的可能讲座多而且会请来很多严肃的老古董,创新型的学校你可以找到很多支持你学术上新点子的人,官僚型的干点啥都像个皮球被踢来踢去,生活一半学术一半磨嘴皮子最后你发现自己口语好得可去当律师。 

没错,学校是有性格的。请擦亮眼睛务必不要找一个跟你的价值观相左的学校,你活泼它严肃,你左它右,你偏好空谈它特世俗。你将永远无法适应新生活,简直就像结错了婚一时半会儿又离不掉一样悲惨。 

你了解你的老板么! 
从研院网站上那寥寥几行介绍你永远蒙不中未来五年这个跟你亲密接触最多的人是啥样。想到以后的五年他将成为一个左右你生活的人,付出多少精力来研究一下此人也不为过。 

首先,你们真的合适彼此么。你也是个好人他也是个好人,可是你们的研究理念南辕北辙,你不相信他那一套做出来的东西有意义,他会气愤地跟你嚷你挑这个挑那个都不同意自己弄一套proposal来我看看啊,当然你一个初出茅庐的小phd面得很,必然搞不过他。好吧,那么剩下的五年是你洗心革面重写科研观呢,还是一边做着东西一边跟自己心里的怀疑愤怒做斗争,很可能当你最后拿到学位做出成果的时候感觉到的不是欣喜,而是一篇垃圾又出炉了的五味陈杂。跟定老板之前,一定要看他的paper, 细看,看看你是否认同他的学术观点他的实验范式,有出入跟他谈,看他是不是可以谈,多谈得拢。除非你很牛,要忍受你的想法几年内全被push over.. 

然后,他人品怎么样,会不会压榨你拖你毕业,用内疚感折磨你,你把一切献给他,他也会折磨你的自尊跟自信心。搜他的facebook, 跟他带过的人发email。看他的简历跟实验室介绍,当你发现他手下就一个学生,从前带过的人没有一个能待满两年全走光了的时候,一定要当心是个火坑啊 

这里推荐一个帖子写的就是遇到极端变态老板,杀人的心都是有的: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uninfo/1/2290344.shtml 

你了解你自己么/ 你承认过自己的梦想么 
这个问题不单是写好打动人心的personal statement的关键,也是你做好这个人生重要决定的关键。 

我知道目前斗志昂扬准备着出国的你们都是好样的,成绩好,求知欲强,觉得走学术这条路顺风顺水,也不算坏。可是你真正地诚实地对自己承认过梦想么? 

我们从小到大都受着各种各样的观念舆论束缚着,想法都变得圆滑而实际,即使是在这么个意气风发的年华。举个例子,比如你喜欢做的事情就两件,一件是卑微的做木工/当小贩,另一件是求知探索搞科研。别人问你的梦想是什么,九成九你只说了后面的那个,说着说着你就忘了,其实还有别的选择。你给自己送上了一条窄路,但你就是无法承认。生活随便一推动你,你就沿着最简单最顺理成章的路走了,不用对抗舆论省了多少麻烦。可是现在你要来北美了,来一个每个都做自己的梦做自己的选择的地方。所以美国人都在他们真正高兴的地方,不高兴他们就拍拍屁股走人了,什么gap year, , quit,然后人家可以从打零工开始白手起家。可是你呢,你有什么资本不高兴啊,你付出了那么多时间精力,背着那么多期望来到这里了。你拿得起,还放得下么?壮士断腕固然令人激赏,为什么不在决定之前,就问好你自己的心灵呢?而像楼主这样出来两年多才反映过来自己最想学的是中文,最想当的是编辑,又有了家庭没法奔回国去圆梦了,真是要多杯具有多杯具。 

你能设想出未来十年后你梦想的生活是什么么?不要大而统之,设想完整而充满细节的一天,比如几点起床几点吃饭几点上班遇见些什么人下班了是工作还是娱乐,有没有家人陪伴,需不需要人谈心,周末你是想去城市消费娱乐还是去农村看风景。没有人可以随遇而安到什么都OK的。如果你不知道你想要什么,就列举一下过去的一年/月里,你最激动的一次是为了什么,最快乐的一次是为了什么,最郁闷的一段是为了什么,压力最大最挺不住的一段是为了什么。诚实一点,去他娘的价值观人生观面子神马的,你总会分析出来是什么使你兴奋着迷。然后你再问问自己,学术跟北美,能不能带给你这些? 

不能,就不要来念phd. 不管是开阔眼界还是踱层金,master就够了。 
你要问清楚你自己想要的,我来告诉你北美没有的。除了纽约,多伦多,温哥华,波士顿,痞子堡,芝加哥等等这些数得过来的大城市,北美没有一个city对我们中国人来说算得上城市的,人口就可以说明一切问题。所以你会丧失掉一切城市里的便利条件,一切的一切自己做起,并且忍受半小时一趟不覆盖全城的交通。另外北美的社交是随机量,你们系有没有华人可以跟你一起研究作业(阿跟白人一起搭小组,你得修练个一年半载的,人家还不待见你),你做好了饭能不能请到人来吃,想打牌能不能找到牌友,更奢侈一点能不能找到一个灵魂投契的朋友,全是随机的。倒霉了就你自己,运气好会有铁哥们出现。但是华人圈子就那么大小,全都在你控制以外。 

说到控制,对的,你还会失去对生活的控制感。连一个高中没毕业的超市收银员都比你懂怎么在当地找乐子跟生活,在学校你上得罪不起老板下得罪不起小秘,回个家坐公交车可能都因为没听懂司机大叔的笑话跟被白眼,老外虽然笨,但是一切都是他们熟之又熟并且为他们设计的细节。你可能纠结到半夜三点做出来的作业得了零分就因为你没明白那教授在问些啥,或者你答得perfect logic, great math, but off the point, 你要跟谁来argue呢。你需要内心强大地生活很久来重获安全感跟控制感。在你彻底失望之前,切记这一点。 

另外,不要忘了你的那个他/她。出了国,你们还有多少机会在一起。五年的等待,谁的青春有那么执著?而这个变化急速的世界有五年足够把你们变成陌路,你不懂她/他,她/他不懂你。谁让你们在塑造人生观世界观最重要的五年闯荡里不在一起。要怎么样的口怎么样的心才能交流出每一次心弦的撼动,每一次感悟?最后你们放了手,会不会很难过?而你,一个人走在北美的草原,去哪里再找一个跟你契合的灵魂。不要再说北美wsn,jk博士怎样怎样。谁不渴望安全渴望归属渴望爱与被爱,很多人将近三十,找个家就是最大的愿望。 

这里还没有文化的滋润,没有精神的养料,你听不到晨钟暮鼓,看不到长城远望。给你一台电脑,你可以选择是看《康熙来了》还是看点英语新闻,反正没啥区别。给你一辆车,你可以开很远很远,看很多很多风景,但你其实不懂那些人心,不懂那些平凡的故事,更嗟叹不出历史苍凉。如若你有着“士”的情怀,这里不适合你,这里的人民自得其乐,不要悲悯。说到底,你跟他们之间,就是无法互相理解与共鸣。 

好吧,剩下的就交给你了,好好想想自己爱什么又擅长些什么,不确定的话,花钱做个量表也是值得的。再好好想想你性格上的强处跟弱处,说了北美这些坏处,如果恰好踩中了你性格的软肋,还请谨之又谨。 

你知道自己内心最坚持的是些什么么 
这将是你在北美生活的一道防线。在熟悉又安全的国内,请尽可能地想清楚这个问题。刚出国的时日,你会陷入好大一段虚空。人在虚空里就很容易就只吸收,零思考,底线一退再退乃止以后收复不及。老板给你个课题就干了,一干干了一年才明白其实你当初有权利跟他argue, 这不是你喜欢的你不要做。或者新认识的人让你帮他啥啥啥你就牺牲了休息时间去了,其实你习惯在那段时间写写日记,澄净一下心灵,结果那人是个贱人苍蝇一样缠上你了;或者你在国内本不愿意跟斤斤计较的人交往,无奈系里就这么一个华人,结果你对他报以笑脸,他背后捅你一刀……这些例子都有些失当。因为每个人心里都有独特而不可侵犯的坚持,我无法深入了解到那么多。总之,坚持你要坚持的,你有这个权力。这也将成为你在北美的生活里,用以积累心灵财富跟重塑自我的基石。 

你需要很多娱乐么 
疲惫的时候你习惯用什么来放松自己呢,是恬静的自然风光,无人时的一段歌谣,还是都市的灯红酒绿目不暇接的新鲜事,或者朋友聚会的尽情欢乐?前者,欢迎你来到自然风光优美天人合一的北美大农村,喜欢K歌逛街物质刺激的请移步纽约,华盛顿,多伦多等真正意义上的城市,最后一个,请尽量找个华人多的地界并自求多福,阿弥陀佛。 

你独立么 
你现在要踏上人生第一段真正的独行之路了,没有人带领你,没有什么随时准备好的攻略跟经验之谈。你要自己去面对一个陌生国度陌生文化陌生地点里面有一个统治你的老板。你会做错很多事情,自己承担很多后果,可以是金钱也可能比那严重,你不知道的太多了,只好能回避的什么都不干。学术上老板说你把这篇 paper看一下看看能不能弄出点idea来,或者你看一下这个manual把实验室仪器搭上,你没学过又能怎么样?自己花钱雇人教你好了。生活上,要自己洗衣做饭,自己学着开车甚至学着修车,自己研究银行手机水电网煤气时刻准备着跟房东斗智斗勇,房东没事扣你七八百刀deposit跟玩似的,你是不是还要学点法律告他一下,开车出门看朋友小心,说不定人家小区就出拖车来拖你,一次二百刀,你要试着有理有据有节地讲理,讲不过要舍得掏钱。很简单,这就是人工费巨贵的北美。而且你永远搞不清他们是怎么合理合法地讹你了。 

好好地,独自一人从零学起吧,不要害怕,也不要怕麻烦。更不要若有所失,觉得有人能带一下你就好了。信息永远不够对称,从前我们人够多,足以各当一面,天下无敌。现在只有你走在一片茫茫原野上,保重。 
一个人,请把握好你的行动力跟前行方向。 

你需要一个框框来规范自己的生活节奏么 
不要觉得这有什么不好,很正常的一种人格特质而已。问问你自己是不是习惯了做一个乖孩子,老师画个圈,你就在圈里念经。考试需要老师画重点,学习需要老师列大纲。打铃而学,再打铃而息。放学了去图书馆看书,关门了就闪人。踩着dealline来计划生活,觉得这样非常好。那么你应该考虑一下你自己组织生活的能力了。想想看,是不是每个假期你都没什么黑天白夜,渴死了才喝,困死了才睡,没啥计划,没啥想法,随遇而安,爹娘喊你就起床,不喊就睡到晚六点……这真的没什么不好,但你真的不适合北美,至少不适合北美农村。这里生活空白一望无垠,缺乏任何事件来标定生活节奏。如果你还打算踩deadline的话,失败率非常高,因为这边的assignment非常之新鲜以至于你无法预计要用多久才能搞完,你能做的就是给自己定一个非常详尽的计划,尽量提早搞完。生活已然很失控,你自己至少要挡它一下,不能像水一样的随弯就弯,不然被冲走的一定是你!这里没有挖好的沟渠,要当心沙漠跟深渊。” 

另外,要注意你的老板,如果你需要框框,需要引导,就千万不要找那种天马行空任自由的老板。你让他替你规划学术天涯比杀了他还难,他只会拼命试着让你看这看那看看你会不会自然产生什么想法,这时候他给你的阅读量之大能**一头牛,而你对着一大堆茫茫然的新东西又不知从何下手,你们俩会浪费对方太多时间。 

你要求精致而有品质的生活么 
抱歉,北美可以提供打折的大牌,负担得起的好化妆品,得体的基本生活,但如果你对生活细节一丝不苟,擅长用精致有爱的摆设来讨好自己。北美又要让人失望了,本质这里可负担的一切用具都是可着傻大粗黑结实扛用设计的,穿的就是低腰裤hoodieT恤加背心,有礼服裙也没多少场合穿,泡泡袖个性设计什么的就别想了,吃的老外就那么四五个口味,什么bbq, hot, sour cream, cheese,ketchup…从薯片做到鸡翅做到意面……你会怀念淘宝的!每个有趣的细节都是爱呀,北美的器物都透着原始的生存愿望@@ 飞跃后先找找周边靠谱的中国店吧,有唐人街最好了! 

你能创造自己的生活么 
这是决定你在北美生活质量非常重要的一点。你要擅长自得其乐。目的明确并手段有效。你知道自己为什么快乐,并且创造给自己看。北美毕竟还是北美人的,属于你的就那么多,你要用有限的能量创造无限的生活才行。你要对一切心里有数,不沉溺也不漠然。永远年轻,永远感动,永远热泪盈眶。生活吧,像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不要被琐碎所挫折,不要丧失了热爱跟激情,即使没有人应和。 

你足够健康么 
没有任何歧视,非常严肃。诚然北美的保险够好医疗够可靠,那是相对于白人来说的。你要看病首先要经过全科医生的蹂躏,他实在治不好了再把你转给专科医生。其间效率之低,历经之长,难以想像。而且很多全科医生医术奇烂……医生是个经验活,北美人又少,他有毛经验啊。可是他还刚愎自用,容不得你挑战他的权威。他不把你refer到专科医生那里去,你就哭吧……要不小病折腾成大病,要不就自己好了。楼主的右脚就是从轻微扭动被活整成慢性关节炎了,到阴天这个疼……mmd,想起来就骂娘。 

第二,北美人民觉得没有器质性病变,你不长瘤子不长囊肿不长癌都不叫病。要光是觉得哪儿不舒服哪儿一直疼什么的,比如痛经,他们最多就是替你抽几管血照个 X光片做个CT,最后告诉你 don’t worry, you’re in .他们认为自己的职责是替你看看有没有什么“病变”,完全不会理解你希望他们替你去除病痛的期望!最后给你开点止痛片,万能。所以,在国内靠着中药吊着,或者时不时需要调养一下,什么咽炎这炎那炎阴虚阳虚的最好别出来!身体是你自己的!phd又是最熬人心血的!八个学位也换不来健康。身子虚在北美没有人理你,连医生都不理你才是最惨的! 

小结 
如果你是一个既坚持内心的完整性,同时又需要一定量社会支持的人,来北美就是一笔风险投资了,请慎之又慎地考虑。如果坚持,可以考虑采用 去大城市/去华人圈子团结融洽的学校/去有师兄师姐带路的学校/跟同伴一起去同一所大学 等手段来降低不适应的风险。这样在低落的时候,至少有一些熟悉生活的痕迹可以温暖起对美好的向往以及当初的梦想,才知道沿着路向着走并不尽是陌生与未知。人最大的敌人往往不是痛苦,而是空白,空白到没有空气呼吸,没有基石可以站定思考。 

如果你一直不了解自己的偏好函数,又想出来看看世界,欢迎来到北美。你会遇到足够多的状况让你思考,这里的成就与挫折都是你私人独有,你将更加清晰地了解这个世界。 
切记,给自己留transfer的余地。路已经很窄了,不要学什么破釜沉舟。不要得罪你现在的老板,同时,拒之前的offer时,也要客气委婉,给套过磁的教授留下好印象,说不定有一天你会想转到他的手下。有些学校,比如UBC, offer没有接受的话会自动留一年,记得利用好。同时保持广阔的视野,不要觉得转到其他领域不可能,非常可能的是那个领域就有个人想招你这样背景的人以拓宽科研思路。不要给自己心理上加羁绊,你才20几岁,没有什么人生就这样完了的。输得起,就从头再来。 

出国读phd决不是顺水推舟的一个选择,一如你作为一个好孩子从小学到大学那么自如的走来。这是你生命里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重要决定。它决定了从二十二三岁到二十七八岁最宝贵的人生颠峰期的走向,你最富精力的五年给了些什么,这是你最大的财富,不要把它们交给你不爱不重视甚至讨厌的东西。如果你认为它没有价值,用最好的五年换来的一个博士学位就会使你的心灵丰满么?如果不喜欢,不要怕放弃,总想着苦熬一下拿到学位才是被越套越多,拿到学位你就快三十了,这时再圆梦去?你还有几年好折腾? Now or never. 

有人留言说,前面我主要提到的是出国之后的孤独与寂寞。楼主想很真诚地说,不是。至少绝不仅仅是。当你在国内的人潮涌动里找不到一个跟你灵魂相契的人,你觉得一切都庸俗琐碎,你觉得找不到知己没有同伴,你说无人理解你,你孤独你寂寞。可是至少你还能看到那些熙熙攘攘的人群,你听得懂他们的痛苦与欢乐,你与他们共享着一样的气息一样的文化一样的历史一样的价值观,并且你知道你在前行前方说不定还有一个人可以相遇。可是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空白么?就是你喜爱的诗句不但没有人唱和甚至没有人听过,就连你自己都不知道怎么表述,每个名词都牵涉到千丝万缕的微妙概念,其实你跟外国人从来没有办法真正交谈。你每天想的都是英文,你的思绪要怎么才能在母语里统合得那么好,并且那么美丽。你不懂他们为何而笑为何而哭,你以为在安慰人其实得罪了谁不自知,你也不懂他们为什么种了几个大生菜就那么自豪,正如他们也不懂你为何会对着鸟啼想起“恨别鸟惊心”。你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空白,就像你没有站在风雪交加的车站苦等一小时而发现公交没有通知就取消,你还有五分钟就要上下一节课,除了翘掉你不知道要不要再在雪里等一个小时或者你走五十分钟的雪野?你不明白什么是空白,就像你走在上午十点却空空如也的街上,店铺们还没有开,而它们四点多就关掉了,四围的小房子的窗子紧闭着,建筑低暗阴森,你完全感受不到人的气息;你不明白什么是空白,如果你不曾憋科研太久试图出门换口空气,但是不但找不到人的笑声,甚至你在雪野里走出去一个小时,连一个活人都不曾见到,除了一只如泥塑木雕的狗。你也不明白什么是空白,如果你不曾夜里十一点看着外面纯然的黑夜没有路灯没有人不敢在呼啸的大风里从实验室跑回家。至少在国内,你有人群,在菜市场里的大婶了解你都比跟你相处了五年的白人教授懂你更多。在加拿大,有一年楼主抑郁得想自杀靠药物控制的时候,去了一趟多伦多,看着唐人街人声鼎沸的场面,才觉得生命多么温暖,感动到哭了。有时候,离开了人群,又要努力做别人,你会忘了你是谁,彻底归化于那一片空白。那是真正的,你不能控制的空白,不是孤独不是寂寞。孤独寂寞算什么,只要你还踩在你自己土地的背上,就永远有力量。 

好了,我的冷水泼完了。再温暖一下人心吧。北美不是食人怪。老外也不是魔鬼,你要给自己时间也给他们时间来互相理解跟共建生活。在北美,你会真正放下过去的包袱开始自由的人生。你会体验到从前没有过的历练,跟自己的心灵对话。你会从零开始组建生活,并且在一点一点的组建当中,你会学着诚实,了解你自己,爱你自己。你会自由,因为勇敢而自由。 

但是为这一切你也会失去很多。请更多地了解你自己,再做出选择吧! 

请记得,做自己选择的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