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里的Stanford

本来跟Stanford这学校没有瓜葛,但是在好几个Stanford毕业生开的公司工作过,都很不开心,再加上加州人提到Stanford的时候那种仰慕艳羡的神情啊,越看它越不顺眼,所以觉得有必要谈谈我的看法。

我也仰慕过Stanford,我曾经以为它是计算机科学的圣地。可是回头想一想,Stanford到底出过什么我现在还在乎的学术成果?几乎没有。最初仰慕Stanford的原因,不过是因为仰慕Donald Knuth,而Donald Knuth在Stanford。另一个原因是因为Stanford的CS排名前列。可是通过在Cornell的遭遇,我已经看穿了名校和排名了。通过对计算机科学(特别是程序语言)认识的深入,Knuth的光辉在我心目中也逐渐消失。说白了,他几乎完全不懂如何设计简单,容易理解的系统和语言,却总自以为了不起。他最在行的事情,其实是把简单的问题搞复杂。

Knuth的光环消失之后,在IU的几年里,我发现“Stanford”这个词几乎就从我看的书籍和论文里完全消失了一样。我众多的阅读材料里有剑桥,有DIKU,有Chalmers,有CMU,有Indiana,有UPenn,有Harvard,有Princeton…… 唯独没有Stanford。我的感觉就是,Stanford在最近几十年里,在程序语言的领域几乎毫无建树。我很尊敬John McCarthy,他去世之前一直在Stanford,可是他在去世之前似乎很久不活跃了,也不怎么被关注。去了POPL 2012开会,只看到两个Stanford的学生,做的课题都是些很面向实际的。“面向实际”是一个委婉的用语,换句话说其实就是绕过前人的BUG,脏活。在会上看到那么多欧洲过来的人,奇思异想丰富,批判性思维很强,然后你就发现,其实世界计算机科学的中心,不在Stanford,也不在美国。

之前的一个公司,来了个Stanford的毕业生。周五喝啤酒时,有个德国同事就开始跟他交谈。听说他是Stanford毕业的,大笑道:“哎,你们这些人花那么多钱上Stanford,不是为了学识,只是为了网络()而已!” 所谓网络,用国内的话说就是拉关系。现在经历了这么多Stanford毕业生开的公司,想想确实也是这样。Stanford毕业的人,似乎都是商人或者政客,而不是科学家。几乎都是学识平平,但很喜欢拉关系,很喜欢创业。Stanford毕业生似乎总是很在乎Stanford毕业生。只要听说有人是Stanford毕业的,那个亲切那个激动啊,管他做过什么有什么能力呢,我们想要这个人!可是人家紧俏啊,于是你就动员各位公司大牛去谄媚他们,生怕被其他人拉去了。

Stanford的人开的公司确实不少,可是你仔细看看他们做出来的东西,写出来的论文,就发现很少有理论创新的。Stanford的人很喜欢拿理论来“联系实际”,做一些脏活。出来创业,然后把本来很老的理论一知半解地拿出来翻新一下,还让人仰慕成什么似的。并不是说你创业不好,可是老是把自己的技术吹嘘成什么似的,就不好了。几乎每一个Stanford学生开头都给我一种“随和”的感觉,可是后来你就开始察觉到他们心里,依傍着这个学校招牌的自大。由于这种自大建立在学校的招牌之上,他们不明白谁才是最优秀的人才。经常感觉他们不拿你当回事,然后见到“大牛”就点头哈腰的味道,恨不得给别人擦鞋,显得很没有底气。Google也是类似的氛围,也许就是被Stanford传染的,或许是Google传染了Stanford?因为心里没有货,总想靠关系,所以他们做事的方式,我想你猜得出来。

我没在Stanford待过,也不能说所有Stanford学生都这样,然而从这少数人感受到的大体气氛,应该八九不离十。MIT给人的感觉也差不多,可能稍微好一点点。CMU的学生感觉起来就深邃稳重很多。CMU在计算机科学上是真的有实力的,做出过比较深的理论贡献。当然不要忘了我IU的老师们,等我看透了所有这些学校,发现他们才是世界上最强的。为什么你没听说过他们呢?因为他们心里有货,底气强得跟绝地武士一样,所以才懒得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