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留学生在美国购枪经历J-1(组图)

这些整齐排列的步枪是用来打猎的,上方有鹿头的造型


  弗吉尼亚理工大学枪击案发生后,美国枪支管制问题再度成为热点议题。利用周末时间,我决定去看看美国人是如何进行枪支买卖的。
  听美国朋友说,我所在的密苏里州哥伦比亚市有好几家商店在合法出售枪支。我先驾车来到郊外一家专门出售打猎用品的大型超市,这里有手枪,也有步枪和气枪,陈列在柜台的枪支样式各异,估计有上百个不同的品种,价格从99.99美元到899.99美元不等。
 
打猎用品超市里摆放着明码标价的手枪
 
  我装作对手枪感兴趣,请售货员从玻璃柜里取出几款来让我挑选。我边向售货员请教手枪的使用方法,边问他美国人买手枪的用途。这位叫麦克的小伙子告诉我,手枪主要用于自我防御,也可用来练习射击。当我表示要买一只左轮手枪时,麦克问我是不是美国公民或永久居民,我告诉他自己是从中国来这里作访问学者的,他说 “按照联邦法律,临时居住的外国公民没有资格持有手枪”。
 
在售枪的柜台上明示:18岁以上才有资格购买武器
 
  我提出想买步枪,麦克也不同意。
  “是不是法律不允许?”
  “不是!说出来你可能不高兴。”
  “那么是不是因为最近校园枪杀案的枪手是亚裔,所以……”
  “也不是。老实告诉你吧,是我刚才看你玩枪的样子很不在行,不敢把枪卖给你。你最好去参加枪械培训后再来。”
  接着,我来到买食品时经常光顾的一家沃尔玛商场,之前我就见过里有个卖枪的专柜。不过,这儿枪的品种不如刚才那个专业商店多,两个旋转的玻璃柜里摆放着20多支步枪和气枪。柜台上立着一块告示牌:根据联邦法律,购买手枪者年龄必须在21岁以上,购买步枪、气枪者年龄必须在18岁以上。购买时必须出示有正面头像的身份证件、年龄证明和居住地证明。
 
联邦法律有关买卖枪支的警示牌立在沃尔玛卖枪专柜
 
  在另一旁的货架上还有几只标价不到50美元的手枪(见下图)。“这手枪这么便宜?”见我满脸疑惑,售货员回答说,这叫BB枪(子弹是一粒粒小圆珠),造型像手枪,但只能用来吓吓小动物。我好奇地问,“如果我用这BB枪来威吓进入我家的坏人行不行?”正在一旁看枪的一对老夫妇赶紧插话说,“千万不可以!因为坏人以为你拿的是真枪,他会先开枪,而你的枪又没有威力,反而更危险。”

  这位看上去70多岁的白人很是热情,主动亮出他的手枪持枪证(见下图)给我看。
 

 
  老人自我介绍说,他叫杰森,退休前是个有25军龄的职业军官,对枪特有感情。他家有5支枪,除一支用于自卫的手枪外,其他4支都是用于狩猎的步枪,但口径大小不一,分别用来打鹿、野兔、火鸡、飞禽之类的。
  “个人可以拥有枪支,是不是很危险?”我主动把话题引到刚刚发生的校园枪击案上。“很多东西都可以被用来杀人,枪本身不会杀人,杀人的是人!”杰森强调说,“如果实行枪支管制,反而对好人不利,因为坏人总有办法搞到枪,而好人却没有能力自我保护”。我知道一些美国人倾向于认为合法拥有枪支反而更有安全感,但问题正如在弗吉尼亚理工大学枪击案中幸存的一位中国留学生所指出的,“枪的威胁比刀具之类的凶器大得多,一旦可以合法拥有,就可能被滥用”。
  我决定试着进入购枪环节。当我示意要买带瞄准镜的一款步枪时,售货员便询问我的身份。当得知我是大学的访问学者,他又问是否住在校园内(因为法律禁止枪支进入校园)。我说自己租住在校外,他要求我出示证件,我把事先准备好的护照、驾照、社会安全号、合法居留表、水电费账单(用于证明居住场所)等一并递上,然后当场填写一张申请购枪的表格。除了个人信息之外,还要回答一大堆问题,诸如是否涉嫌犯罪上过法庭,是否蹲过监狱,是否有精神病史,是否吸毒,是否有虐待配偶或儿童的行为,是否被军队开除过,等等。根据法律,商店不能把枪卖给有上述问题的人。而且,购枪者必须签名承诺自己是枪支的最终使用者,个人不能转卖枪支牟取利润,否则将面临最高10年的刑罚或25万美元的罚款。
 
在学校、报社等场所的入口处,贴有禁止携带武器的明显标志。
 
  对于外国人,购枪的条件更严,除了不能买手枪之外,购买步枪也只能用于打猎,所以得先申办一张10美元的狩猎证才行。随后,这位叫肖恩的售货员拿着我填的表格和证件,当场给FBI(联邦调查局)打电话报告我的信息,因为任何人购买枪支都得经过FBI的审查。这天是周六,而且已经是下午6点多钟,我惊讶于FBI居然还有人上班。肖恩说,FBI每周7天都有人在电话旁,从早上8点到晚上10点,都可以和他们联系。
  “来这里购枪的人除极个别外,几乎都能通过FBI的审查,多数人只要两三分钟就搞定了,但也有的要审查上好几天”。肖恩说我是他接待过的第一个购枪的外国人,不知道能否顺利通过审查。我看他在电话里和FBI官员解释了20来分钟,就知道可能比较麻烦,最后对方表示一个星期后再给他答复。肖恩安慰我说,因为你是外国人,刚好最近又发生了校园枪案,估计审查会严格一些。
  “到底有多少美国人拥有枪支?”、“到这里买枪的人多不多?”、“你自己有枪吗?”见肖恩比较健谈,我便抓住机会发问。“我曾经看过一个统计,记得好像全美平均30%的家庭有枪。”他很乐意回答我的问题,“其中乡村的持枪比例会高一些,因为一方面有机会打猎,另一方面住的也比较分散,需要武器来保护自己。我家住在市内,我对打猎也没有兴趣,虽然我是个卖枪人,但我自己并没有枪。”肖恩告诉我,去年这个专柜共售出712支枪,平均每天才两支。
  我曾经去过一些美国朋友家做客,只在两家见过枪支。一个是单门独户的农场主,客厅的墙上挂有3支手机、3支步枪(见下图),此人参加过越战,对枪情有独钟可以理解。
 
 
  另一个是在本地教书的华人,他请我上他家吃新鲜的鹿肉,并自豪地向我展示了猎杀这只鹿的步枪。当然,不能排除我到过的其他美国人家里也藏有枪支,只是不摆在明处,我没机会看到而已。
  在校园枪杀案发生后,我的一位加入美籍的中学同学和我交流了他对美国枪支管理的看法。在纽约华尔街上班的这位老同学认为,枪支管制法之所以还没被修改,是因为大部分美国人还没有感受到有修改的必要。他说,“我在美国生活了20年,从来也没见过一支枪(除了警察那里)。疯狂的人哪里都有。在美国,这样的人也是很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