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各州的昵称(24):密苏里——Show-Me之州

      密苏里州和阿拉巴马等州一样,议会虽然立法确定了本州的州旗州歌州徽和州鸟州花州树等各种象征性的标志事物,就是没有确定自己的官方昵称。但是在它的官方网站上,对人们最常用来称呼该州的绰号,即“展现自己”(Show-Me State)的来源有所介绍。
      在19世纪末期,相对东部各州而言密苏里仍然比较偏远,那里的人们天性保守,坚韧而不轻信。例如当时科罗拉多州的银矿工人罢工,矿山从密苏里的铅锌矿招人来代替罢工工人,他们不习惯当地的采矿方法,工头得反复告诉他们哪件事情该怎么做。时间一长,当地人之间一谈到新来的工人,就会说那是密苏里人,什么事你都得做给他看(show him)才行。于是密苏里人遇事就要人show me(做给我看)的说法就流行开来。
      但是这一说法之所以能够走向全国,人们公认是密苏里州联邦众议员范代维尔(Willard Duncan Vandiver)的功劳。范代维尔出生在弗吉尼亚的莫尔菲尔德(该地现在属于西弗吉尼亚州),从小就随父母移居密苏里务农。成年后进大学学习法律,并且热爱自然科学特别是农业生产技术。他担任过教授和师范学院院长,后来当选为联邦众议员,从1897到1905年连续担任了四届,还是众议院海军事务委员会成员。
      范代维尔有一次去费城检查那里的海军造船厂,事后出席晚餐会并作为贵宾应邀讲话。范代维尔的长相,特别是头发和上嘴唇的胡须,酷似当时正大红大紫的马克•吐温,并且他和马克•吐温一样也爱讲笑话。在讲话中范代维尔先就自己为什么没穿晚礼服取笑了先前致词的一位贵宾,接着他说:“我来自一个出产玉米、棉花、苍耳和民主党人的州,说得再天花乱坠对我也没用。要知道我是来自密苏里。要让我信服得亮出来让我看。”(I come from a state that raises corn and cotton and cockleburs and Democrats, and frothy eloquence neither convinces nor satisfies me. I am from Missouri. You have got to show me.)
      今天密苏里人对Show-Me这一说法的诠释已经和那时有很大不同,除了坚定不移的性格并且带点儿固执、做事情坚守常理之外,现在更多的是展现密苏里人的自信,对本州的产品质量与服务水准的自豪。
      该州的出口产品如果得到州里的“Show-Me验证”(Show-Me State Approved),即表明该产品不但产自密苏里,而且质量经得住考验。密苏里州的很多公共事业项目也会冠以Show-Me,例如家庭护理服务,就被称为“Show-Me家庭护理和康复/保健和老年人服务”(Show Me Home Care and Rehab | Health & Senior Services)。那些愿意为退伍军人就业提供更多机会和帮助的企业,州政府会向他们颁发签署了“Show-Me英雄承诺” (Show-Me Heroes Pledge)的证书等。再加上现在密苏里的民用车牌照上也印着Show Me State,所以这一绰号可以说是该州事实上的官方昵称。
      密苏里还有两个昵称则与西进运动有关,即“西进的门户”(The to the West)和“西部疆土之母”(Mother of the West),位于圣路易斯的大拱门( Arch)就是这两个昵称的最好注脚。
      此外,密苏里的自然地貌和矿产也赋予它一些绰号,例如“洞穴之州”(The Cave State),“欧扎克(山脉)之州”(The Ozark State),“铅矿之州”(The Lead State),“铁山州”(The Iron Mountain State)和“西方的宾夕法尼亚”(Pennsylvania of the West)等。与此相关,该州联邦参议员本顿(Thomas Hart Benton)曾经在国会坚持保留金本位制,也为该州赢得“金条州”(The Bullion State)的绰号。
得到密苏里州“Show-Me验证”的出口产品标签(左)和该州的车牌(右)(密苏里州政府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