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到美国路易斯安娜州立大学

20XX年8月11日,我离开北京去美国的路易斯安娜州立大学大众传播学院上学。一早,家人送我到机场。依次办完了各项登机手续后,最后登机的时候到了。排在我前面的女孩拉着妈妈哭得一塌糊涂,弄得我的眼圈也红了。但我们最终上了飞机。

我们所乘坐的西北航空的飞机先经日本,再往美国。下午1点过一点,我们已经快到日本。这时从飞机上往下看,只看到一片郁郁葱葱,与我们在北京上空所看到的灰蒙蒙的景象大不相同。

在东京短暂停留之后。15点15分,飞机从东京飞往美国的明利阿波黎斯。飞机冲上云霄,我们便置身在一片云海之中。带着对美国学习的憧憬和向往,我感觉自己如同一片白云,在广阔的蓝天飘呀飘,愉快而轻盈地感受这个世界的广博与浩瀚。渐渐的,天色暗了下来。原来一片蔚蓝的天空开始变的淡蓝,然后是深蓝,接着又出现了黄色、桔黄和金黄,不断地交替,非常美丽。

天色越来越暗,我最初习惯地认为天快黑了。但后来一想:不对,因为时差的关系,我们应该是没有夜晚的。但为什么天色会越来越黑呢?我猜测实际上我们是在经过每个地区的早晨。刚才经过的地方是早晨4、5点,现在是2、3点,所以才越来越黑罢了。

飞机上遇到好多和我一样去美国留学的学生,年龄比我都小的多,但我们沟通起来却一点都没有障碍。我们在一起很高兴地聊起各自拿到签证的过程,也一起憧憬着着未来的学习。我特别喜欢这种开放、青春的感觉。

我们终于到了明利阿波黎斯。入关检查比我想象的要容易。但是为对付我的行李,我还是累地筋疲力尽,手上茧子都磨了出来。一洗手掌心上就出现几个红红的印记。但我没有抱怨,也没有对象可抱怨,心里知道到了美国,什么东西就全靠自己了。

在明利阿波黎斯,飞机上结识的中国学生纷纷换乘飞机,各奔前程。不大一会儿,我满目所见已经全都是金发碧眼的美国人,而自己已经成了地地道道的”外国人”了。这时我才意识到自己确确实实到了美国。在机场等飞往孟菲斯的飞机的时候,我认识了一个15个月的小女孩和她的妈妈。小女孩叫Russia,长得特别可爱。深棕色的眼睛、长长的眼睫毛,就象洋娃娃一样。她妈妈说她长得象她爸爸,我便告诉他中国有个说法:长女象父。这位美国母亲特别高兴,深表赞同。Russia象很多这么大的中国女孩一样,会闭眼睛,会飞吻。但她的飞吻只做了一半,小手就放在嘴巴上不动,飞不出来了,逗得我们哈哈大笑。

接下来的旅程中,从明利阿波黎斯到孟菲斯,从孟菲斯到最终目的地路易斯安娜首府巴吞鲁日,我都是飞机上唯一的一个外国人。

飞机是18:40到了巴吞鲁日机场,由于不知道中国同学会的同学是否已经等候在机场,我想还是自己先把行李取出来再说。刚刚花了3美元领了一辆手推车,我就看到了来接我的中国同学。我这才知道巴吞鲁日机场原来特别小,而且人特别少,因此找人非常容易,根本不象在中国的机场那么复杂。

机场的高速去路易斯安娜州立大学只需要15分钟的时间。快到学校的时候,天色已经快黑了。暮色中只见一片清亮的湖水,波光粼粼中有白色、桔黄和红色的灯光闪耀,非常美丽。同学告诉我路易斯安娜州立大学的校园景色是全美都闻名的。而这里就是学校最美、最有特色的大学湖。看到这么美丽的湖水,我不禁开始憧憬在傍晚太阳下山的时候在湖边散步、读书起来。

巴吞鲁日是路易斯安娜州的首府。在我的印象里它应该是一个很美丽、很繁华的地方。但到了之后我才发现这是一个很安静的小城市,没有什么高层建筑,路上也只看见车辆,几乎见不到行人。到了学校,所感受到的也是一片开阔和寂静。学校还没有开学,校园里几乎见不到什么人,偶尔见到的也是中国留学生的家属。

由于在来之前我已经在网上订好了宿舍,中国同学会的同学很快帮我安顿下来。大众传播系的一个学长开车带我去吃饭。一路上,学长向我介绍学校和巴吞鲁日的各种情况。我看着夜色中的这片陌生的土地,熙熙攘攘的车流,一时竟有一些空落落的感觉。这就是美国?国内那么多人向往、羡慕的地方?在我的心中,美国一直是一个美丽的梦。这个梦因为国人对美国的追崇和羡慕而增加了一些虚幻而绚丽的色彩。现在与美国近距离的接触使得我的美国梦真实地再现在我面前,只是去掉了虚幻和绚丽而变得朴实和平静。来美国之前,我一直自以为在工作中历练不少,能够坦然自如地面对生活中的各种变化。但初到美国,我还是不由自主地感觉到失落、疑惑和迷惘。我忍不住问自己:为什么要放弃在北京做得不错的工作,跑到美国上学?为什么不让美国就在我的心中保持一个美丽的梦呢?

带着淡淡的失落和忧伤,我回到宿舍,准备简单地收拾一下东西然后就休息。但就在这个时候,我发现自己装有护照、I-20表、体检表等所有的重要文件的文件夹不翼而飞。我顿时大惊失色,一时惊惶失措。中国同学建议我明天去机场找,实在找不着还可以去休斯顿补办。我只好先休息,等待明天去机场寻找。由于在飞机上飞了20多个小时都没有好好休息,疲劳到极点的我尽管心中惦记着护照,但还是很快就沉沉睡去了。

清晨,我在一片”滴答””滴答”的雨点声中醒来。一时间我恍惚回到了家乡。我的老家在豫南,每年到6月份的时候就开始绵延下雨,我经常就如今天一样在一片”滴答”声中朦胧醒来,再朦胧睡去。但今天我无法再朦胧入睡,我必须去寻找护照。

10点多钟,学长带我去机场寻找文件夹。机场的失物招领处和西北航空公司的问询台都说没有看到文件夹。我只好留下中国同学会主席的电话码,请他们一有消息就和我们联系。

回来的路上,我心事沉沉。学长建议我买些食品。我们便进了一个韩国商店。和所有刚来美国的中国人一样,每买一样东西,我都会在心里把价钱换算成人民币,然后惊叹价格的昂贵。比如一袋方便面是0.89$,一块豆腐1.00$,初到美国的我真是什么都舍不得买。但其实巴吞鲁日的物价在全美算是很低的。我买了柴米油盐等各样生活必需品之后,精疲力尽地回到学校。到了宿舍门口,看到门上贴了张纸条:你的文件夹找到了!我顿时双腿一软,眼泪便下来了。这两天来的劳累、心理上的失落、对家人和北京的思念霎那间全都集中在一起,我忍不住趴在床上嚎啕大哭起来……

这就是我初到美国的经历。它和我生命中其他成长的经历一样,有失落,恐惧、担心、疲惫,但是在经历过这一切之后,有一样东西在我的心中变得越来越明确。那就是:所有的这些迷茫、失落和痛苦都会逐渐被平静、充实、丰富和自信所代替,就如同我们生命中每一个成长历程一样。经历过护照和I-20表的失而复得,我突然觉得生活是那样的美好,所有的困难和挫折都是暂时的,最终一定能够被克服和战胜。带着这种轻松而自信的心情,我开始了在美国的学习和生活。